终极

这儿是啥都吃的终极(・ิϖ・ิ)っ快新 all叶 耀中心 瓶邪 黑花 业诸啥的超杂……orz
小学生文笔qwq啥都想干,特别蠢,求勾搭٩(●˙ε˙●)۶

纸人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x
*小学生文笔
*原创
*啊啊,如果可以的话有什么建议求评论呢……orz



入夏了,天也燥热起来, 顶着暴晒和同样烦躁的心,从没有空调,甚至连风扇都没有的补习班出来,简直像是被火烧一样。

打着伞坐在母亲的电动车后座上玩手机,这确实不是什么好习惯吧,到现在想来,如果那时我能一直玩下去,而不是闲的没事回头看,是不是后面的事就与我无关了?

不过可惜,没有如果。

那时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无心地回头看了看,那一幕,可真是让人终身难忘啊……

十字路口的中央站着一个人,不,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怪物更贴切……像是放大了的幼儿园的小孩子做的纸片人,只是象征性地涂上了眼睛和一张下垂嘴,长手长脚。

它身后的鸣笛声响个不停,而它却跟没听到似的——也许真的是“没听到”吧。

离它最近的一辆黑色小车上下来个一米八左右的男人,似乎是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抓住那个“纸人”,似乎是想把它扯到一边去——在他抓下去的那一刹,它的手就如同真的纸一样,皱成了一团。

直觉告诉我,必须离开这里。

必须立刻、马上离开这里。

趴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母亲的背上,小声的说了句:“快走,绕开前面的。”

母亲大概是以为我被晒得难受了吧?没有回头,听了我说的绕开前面的车向前开,心里有些慌张的我还是回头看了一眼,那还真是……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噩梦。

那个“纸人”,用它另一只完好的“手”,穿透了那个男人的腹部,鲜血洒在了它白纸般的身体上,周围的人在那一刹竟也一声没出——许是被眼前这幅场面吓到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感觉到它在看我,虽然只有短短一瞬。

听说那天下午,鲜血染红了整条街,那……是单方面的屠杀。

那天晚上,我做了最可怕的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噩梦,梦见它在我的家里,父亲、母亲、妹妹,都倒在了我的面前,满屋鲜血。

睁开眼睛,我最后看到的,是背贴在我头顶的天花板上,近乎全身都布满暗红,还不时滴下几滴粘稠液体的、脸上带着诡异而恐怖的笑的……纸人。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