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这儿是啥都吃的终极(・ิϖ・ิ)っ快新 all叶 耀中心 瓶邪 黑花 业诸啥的超杂……orz
小学生文笔qwq啥都想干,特别蠢,求勾搭٩(●˙ε˙●)۶

持续性失忆【5、6】【完】

哎嗨还挺带感的……

狼莫:

五、


工藤新一回到家后看到的是奶油都吃到了脸上的黑羽快斗,噗嗤笑出了声。


黑羽快斗听见了笑声把注意力从蛋糕上转移了出来,他开心的对着工藤新一挥了挥手:“给你留了一块!”


工藤新一点了点头坐到黑羽快斗旁边抽出张纸递给了他。


“嗯?”看着眼前的纸黑羽快斗愣住了。


“擦一下,吃到脸上了。”


“哦哦!”放下手中的蛋糕把纸接了过来,看着纸发呆了两秒后又笑着递了回去:“我看不到哪里沾上了,新一帮我擦吧。”


“……。”这笑这么看怎么得寸进尺啊,不过看着黑羽快斗那包含期待的眼神还是接了回来认命的帮他把脸上的奶油擦掉。


“黑羽君……。”


“恩?新一怎么了!”


“……能不能别笑的那么白痴。”


“咳……。”黑羽快斗收敛了一下高兴的快不能控制的面部表情。


“鱼送走了午饭就在网上订吧。”见黑羽快斗不再笑的那么白痴了也就去关心了一下其他事,摸出了手机来在网页上来回滑动着:“你喜欢吃什么?”


“你点自己喜欢吃的就好,不要鱼。”黑羽快斗将自己的那份蛋糕一点不落的吃干净,向后靠在沙发上侧着头看工藤新一点餐。


“好。”手指在屏幕上点了几下迅速解决掉了午饭,他抬头看了眼那块为他剩下的蛋糕:“你吃完就行,我不吃的。”


“那多不好意思啊!”说着就兴冲冲的去解决那块蛋糕。


“……。”不愿理他的工藤新一重新看着手机浏览着最近的新闻,看到了一条感兴趣的缓慢念了出来:“中森警部抓到欲偷宝石的小偷,并宣布抓住这种比怪盗基德弱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小偷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那个警部啊,最近他倒是轻松了不少呢,唔。”精准的将最后一块蛋糕抛到嘴中。


“是啊,说起来我还挺怀念怪盗基德的,能跟我对手对个平手的人可不多,不知道为什么就失踪了,不会是死了吧。”工藤新一很怀念又很担心的样子。


“…咳咳咳!”被认为死了的基德本人被蛋糕噎着了。


“这么激动?”怪异的看了眼被蛋糕噎着的黑羽快斗,把水拿了过来并帮他拍拍背。


“不…没什么……。”赶忙接过水喝了几口,干笑几声,他有点嫉妒被记住的怪盗基德的自己了……。


——————


午饭很正常的解决了,下午也很正常的渡过了,工藤新一看着逐渐接近的睡觉时间他很不正常的焦虑了。


工藤新一在黑羽快斗看不到的地方一遍又一遍的翻着小本子莫名的有些焦虑,大概是因为清楚的知道明天就会忘记什么吧,他轻轻叹了口气,拿起本子放到了兜里,明天看到的话就没事了……他这么安慰着自己。


突然间一个想法钻进脑中,使得他浑身一僵,以他的智商这三个月来他不可能想不到用本子记录一下,可他却没看到任何相关的东西,这种事他是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的,如果能有那段记忆的话就好了……,工藤新一还是决定询问一下:“黑羽……。”


“怎么了?”被工藤新一在意了一天心情好到炸的黑羽快斗。


“我以前得知自己失忆后没有记一些什么吗?”


“有记过,不过第二天你不记得自己记了东西很快就会弄丢了。”似乎是很无奈般的摊开手。


“那……。”


“并且别人帮你保管的话你会怀疑真实性。”这句话顿时把工藤新一想说的那你帮我保管这句话给噎了回去。


他沉默着靠到了沙发上,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怎样才能记住眼前的这个人,这么想着心情似乎就有些沉重。


看着这样的工藤新一,黑羽快斗自然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坐到了工藤新一的旁边在他眼前挥了挥手,看到他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来后打了个响指,‘砰’的一声后手指上出现了一只白鸽。


工藤新一费劲脑汁思考如何记住忘掉的事的大脑在看到突如其来的表演的时候有一点卡壳,他疑惑的看向黑羽快斗。


“失忆你想的越多就越会把自己陷进去,顺其自然就好,只是忘记我的话也不会耽误你日常生活,只是出现了一个天天缠在你身边的陌生人罢了。”


工藤新一没有说话,整个房间内陷入了短暂的安静,只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白鸽发出了‘咕咕’的声音。


“但是对你来说不公平。”他低声说出了这句话,抬起手来轻轻点了点鸽子的脑袋,鸽子很亲人的歪头蹭了蹭他的手指。


“我不在乎的,因为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记起来或者记住。”黑羽快斗认真的看着他。


突然间工藤新一就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不管黑羽快斗怎么说,他还是感觉不自在,很愧疚,他站了起来向卧室走去:“我去睡觉了。”


“我可以跟你睡一个房间吗——”黑羽快斗的语调中又重新充满了活力。


“啊……。”工藤新一犹豫了一下想起他们之间的关系点点头:“可以。”


黑羽快斗满足的缩回了沙发里逗弄着那只白鸽。


——————


卧室里的工藤新一翻遍了衣柜从中找出了一件胸口带口袋的睡衣,把小本子塞了进去,确保自己第二天会发现后才安心睡下。


六、


第二天的早上与往常没有什么区别,黑羽快斗一如既往的向工藤新一道早安,而工藤新一一如既往的对身边睡了个陌生人这件事感到不可思议以至于想报警。


不一样的是起床后洗漱的过程中工藤新一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胸口前的小本子。


打开本子的工藤新一觉着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洗漱完后再次见到黑羽快斗的感觉与刚睡醒那会完全不一样了。


他安静的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这个给他做早饭的人,虽然很迷茫不过心底很暖,他想他可以相信本子上说的话,那是他写的,毫无破绽,只是原原本本的把真相摆在他面前,作为一个侦探他选择去相信。


这一天也没什么波澜,工藤新一兴庆他虽然不记得了,但身体还有习惯这种东西,跟黑羽快斗相处,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


但是对于黑羽快斗来说这一天就过的有点惊悚了,除了早上对他有过抵触以外其他时间完全没有特殊的反应,他一度认为工藤新一恢复了记忆,但试探过后发觉不是,但也没有关系,这最多是说明新一对他更亲近。


这些对黑羽快斗还不算惊悚,最惊悚的是工藤新一招呼他过去说要给他点东西,然后就被神神秘秘的塞了条鱼干。


黑羽快斗在工藤新一的笑声中扔掉鱼干跌倒在地上。


直到接收到黑羽快斗抛来的愤怒的视线后才勉强忍住了笑:“原来真的怕鱼啊。”


不会是就记住了他怕鱼吧。黑羽快斗在心底嘟囔了一声。


接下来几天工藤新一也都是一副熟络的样子跟黑羽快斗混在一起,不过种种迹象表明工藤新一并没有恢复记忆,对此黑羽快斗表示很不理解。


直到一次跟着工藤新一从外面办完案子回到家,看到了从他口袋里掉出来的本子为止。


翻了两页的黑羽快斗表示不愧是工藤新一很聪明,翻了三四页的黑羽快斗表示他感受到了来自工藤新一的关注他很开心,唯一一点不开心的就是,每天工藤新一都会记录一件重复的事。


XX年X月3日


他怕鱼。


XX年X月4日


他果然怕鱼。


XX年X月5日


没想到真的怕鱼。


XX年X月6日


第一次见到怕鱼的人。


XX年X月7日


改天带他去钓鱼试试。


XX年X月8日


小鱼干被他扔了,记下来明天再买。


XX年X月9日


还没放起来就被扔了,浪费,记下来。


………………


……………


………




黑羽快斗欲哭无泪。


为什么大侦探会在这种事上念念不忘,很好玩吗!!!


对此工藤新一表示,不是好玩,是好奇。


——————


这样的日子过了很久,久到那个小本子上记满了东西,工藤新一不得不更换一个本子来继续用,越跟黑羽快斗相处,他需要记在本子上的东西就越多,也许不仅仅是在记东西了,而是直接把他与黑羽快斗之间所发生的事记录上去。


在黑羽快斗以为这样的日子或许就要持续一辈子的时候,工藤新一从梦中醒来,他打了个哈欠对着黑羽快斗说:“快斗,早安。”


——————END——————


第一次写完这种不是一次完结的短篇,不会过渡,写完想写的后就直接蹦结尾了,然后,在烂尾与坑掉两者之间犹豫了很久选择烂尾。


文笔烂极了,多谢看到这的各位。

评论

热度(133)

  1. 终极狼莫 转载了此文字
    哎嗨还挺带感的……